梶起来的糯米好吃么

时间线已经崩溃了。哈哈哈哈!

“sho酱,我们后天去动物园去玩好不好。我们家那边新开了一家动物园。有很多很多的tiger呐。”
“相叶雅纪,团现在一点样子都没有,怎么还有时间去玩,有时间你多为组合考虑考虑,行么?”樱井翔顶着之前还是黄色但现在已经是黑色的头发,眼色略微阴沉的说。
“可是,sho酱看起来很累的样子,我们去……”
“我累,是因为什么,相叶雅纪你能不能动动脑子。”
“……对不起。”相叶雅纪有了哭腔,他只是觉得,sho酱和润酱最近太累了,他想让他们放松一下。
“不用说对不起,该说对不起的应该是我,aiba桑,我们分手吧。”樱井翔细细的摸着相叶雅纪的脸,“aiba桑,我很累了,我们分手好不好。”
“好。”相叶雅纪一直都是一个不会拒绝的人,尽管他有多不愿意。

相叶雅纪一回到家,就躺在了床上,抱紧了之前医院护士小姐姐送的玩偶,他不能哭,明天还有工作,眼睛哭肿了就不好了,岚现在处在这样的情况下,他不能出错。相叶雅纪起来去了厕所,看到镜子里泪流满面的自己,胡乱洗了把脸,可是刚擦完脸,眼泪又流出来了,又重新洗了脸,又擦了脸,反反复复好几遍,最后突然像是放弃了一样,趴在了台子上大哭起来。
相叶雅纪和樱井翔是在组合刚出道之后不久在一起的,相叶雅纪的纯真是这个圈子甚至他们那个年龄层所没有的,樱井翔想保护那样的笑容,他想让相叶雅纪一直那么开心下去。但是,现实往往就是用来破坏你的梦想的,同龄组合间的排挤冷暴力,学业学校间的压力,家庭的阻止,组合里的不协调,而且小爱人还是什么都不考虑的少年,一直以来对相叶雅纪的迁就,让他感到力不从心,也许,他本就没那个能力去保护那个笑容。坐在家里沙发上,喝着酒的樱井翔想,想来自己当初就是对维持自己和相叶雅纪之间的关系没有信心,否则自己怎么会要求和相叶雅纪保持这地下关系呢。

第二天,乐屋
二宫和也像往常那样,窝在大野智的怀里打游戏,而松本润正坐在桌边玩着手机,樱井翔看了乐屋一边又一边,发现相叶雅纪不在,眉头皱了起来,不知道他现在怎么样了,自己不应该选在第二天有工作的日子说的,masaki会不会,就这么离开岚了。越想越觉得担心,樱井翔刚要打电话给相叶雅纪,门口传来了相叶雅纪的声音:“大家早上好,唉?我是最后一个啊?我有没有迟到?”
“aiba酱,早上好。还早呢,离节目开始还有一个小时呢。”大野智糯糯的回答道。
松本润抬起头,看了一眼相叶雅纪,小奶音飙了出来:“相叶雅纪,你昨天干了什么,你转过去看看你的眼睛!”
相叶雅纪转过头看了一眼镜子里自己的眼睛,完了,会被jun酱说死了,这也太肿了,早上的冰敷一点效果都没起作用,“jun酱,昨天我看了部电影,一不小心就这样了,我和你说,那个电影里的女主角,太可怜了,她,她,她,她没有父母,然后……”
“你别叉开话题,你知不知道今天要录24h。”
“恩……但是,”相叶雅纪低着头,jun酱太恐怖了。
“知道,你知道,还给我搞成这样子!”
“对不起。”
“相叶雅纪,你有没有为岚想过!”
又是这句话,相叶雅纪喉头一滞,sho酱离开的时候也是这么说,我,有没有为岚想过,我有啊,我知道leader又被社长叫去谈话了,leader顶着多大的压力,我知道nino昨天练舞的时候手受伤了,明明很疼,他却不喊疼,我知道jun酱天天看其他组合的演唱会因此眼睛有了度数,我知道sho桑是为了什么才和我分手的,为了岚,一切都是为了岚,我知道的,我有想过的,可是嘴边说出来的话却成了:“jun酱,对不起,真的对不起。”
“松润,不要太过了。”二宫和也明白松本润的心情,但是现在不是谈这些的事情的时候,“makun,他肯定也不是故意的,就要上番组了,控制一下情绪。”
松本润叹了口气:“等下让化妆师给你好好遮一下。记住了么?”
相叶雅纪吸吸鼻子,哑这声音说:“jun酱最好了。最喜欢jun酱了。”
“把你的眼泪收起来,等下要哭的时候够你哭了。”
“jun酱~”
从头到尾,樱井翔没说过一句话,相叶雅纪一进门,他就发现了相叶雅纪的肿肿的眼睛,但是他想到却是昨天晚上的相叶雅纪,他肯定哭过了,这是他最不想看到的masaki,但是却是自己一手造成的。听到松本润说他,他想为他辩解,是因为自己,相叶雅纪才会这样的,不能怪他,可是自己却一句话都说不出,他甚至连看都不敢看相叶雅纪。

24h上,相叶雅纪含着泪读了他用完了两本笔记本才写出来的一张纸,含着泪看着刚刚还在乐屋里说他的松本润似乎比他还想要哭,含着泪唱完了hero,含着泪和已经不是他的樱井翔拥抱了,含着泪和他说再见。
呐,再见,sho酱!

评论