梶起来的糯米好吃么

我也不知道我在干什么。

二宫和也躺在沙发上,手里拿着游戏机,电视上正重放着上个星期的vs岚,就是那集相叶雅纪答应他说做完节目要去吃饭的。二宫和也把头从游戏机上抬开来,想到相叶雅纪那次吃饭的事居然就说说!在乐屋等他两个小时,他居然就说了句拜拜。哼哼哼,相叶雅纪都不再是原来的相叶雅纪了。不过,他现在应该很忙吧。二宫和也喝了口啤酒,思绪散了开来,相叶雅纪,现在在干什么呢?打棒球么?啊,他要当红白的主持人了吧,那他现在是在看以前的红白么?唔,这个八嘎,之前last hope的时候也是,为了学习前辈们的演技,看了三天的电视剧,要不是自己去他家蹭饭吃,这个人都要在家里蒸发了。明天还是去看看他好了。眼前的电视仍旧不断的放着,明天要不还是去一趟神社好了,去祈祷一下相叶雅纪,唉?我为什么要给相叶雅纪祈祷,哼哼哼,我才不去,相叶雅纪那个八嘎。不过明天还是去一下好了,不去给那个八嘎祈祷,给17年的岚祈祷一下好了,给大野桑,给翔桑,给j,给那个八嘎祈祷一下红白。不过,事先说明,最后那个只是顺带!哼。啊~差不多该睡觉了,二宫和也把喝完的酒罐子给扔到垃圾桶,踢了踢门,躺倒了床上。

评论